眀仕亚洲娱乐
阅读记录 | 下载全本 | 本书目录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加大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初恋消失七年回来成了怪物_第1页
作者:乔陛   章节列表:初恋消失七年回来成了怪物   下载:初恋消失七年回来成了怪物TXT下载

  小说下载尽在 - 手机访问 m.bookben.com--- 眀仕亚洲娱乐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初恋消失七年回来成了怪物

作者:乔陛

文案:

何独秀当年成功把完美学霸掰弯收入囊中之后,二人关系遭到了双方父母的强烈反对。为了跟柏士卿在一起,何独秀不惜用科技手段怀上了柏士卿的孩子,结果孕期不久,柏士卿却失踪了。

只留下BUG一样酷炫的宝贝儿子。

现在何独秀面临的是——孩子他爸回来了,失忆了,只记得他一个人,但是变成了大怪物。

在绝对的恐惧面前,所谓的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你根本就是狗屁……才怪。

何独秀:这事儿真他妈带感,想再给他生个小怪物。

#曾经费尽心思拆散我们的人都开始支持我们在一起#

提示:七年前的故事是真·玻璃渣,现在才是真·甜qwq介意慎 入嗷

纯如蜜糖浪能出水受X人前禁欲人后宠妻狂魔攻

内容标签: 生子 幻想空间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独秀、柏士卿 

作品简评

何独秀跟柏士卿的再次相遇充满了戏剧化,他没想到柏士卿变成了怪物,柏士卿也没想到会把他吓成这样。怪物就怪物吧,只要是柏士卿,别说他长得像龙,就算是八爪章鱼何独秀都能淡定接受。故事从两位主角相遇说起,讲述了外星龙族在地球生存以及一不小心将地球与星际建立起关系的故事。作者行文流畅,感情细腻,剧情节奏快到飞起,又高潮连连,打脸频频,让读者仿佛在坐一架从二十一世纪到未来世界的云霄飞车,惊奇而期待。

第1章 001

  “Panta Kill!!”

  五杀超神的特效出现在屏幕上之后,直播间内的一干玩家全部沸腾了:“又是五杀!!”

  “我家河宝宝真厉害!!阿姨么么么么么么!!”

  “告诉我这是假的!我居然亲眼看着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又一次拿下了五杀!”

  “日常怀疑人生中……”

  “日常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孩子一定是个怪物吧!”

  何小柏的目光落在这串文字上,嘴唇抿了抿,然后垂下眼睫冷漠的在键盘上面输入文字:“点塔交给你们了。”

  队友们立刻表示:“放心放心交给我们了,河宝宝记得好好吃饭长高高哦!”

  “小男神记得加个好友啊啊啊啊!”

  敌方队友:“宝宝你一点儿都不温柔~这边可是有很多小姐姐的嘤嘤嘤……”

  不去管游戏里面的事情,何小柏的目光又落在了一句弹幕上面:“说人家是怪物的看看右下角的视频好吗?我们家河宝宝就是只有六岁!吊打你们一群菜逼!”

  何小柏保持着一张高冷的俊俏脸蛋,一开口,稚嫩的童音带着几分的疏远与冷漠:“今天的直播到此结束,到时间接爸爸回家做饭了,大家再见。”

  “好的好的!宝宝下周见!”

  “我家宝宝怎么这么可爱这么酷炫!!球上天赐我一个这样的孩子!”

  “下周见小帅哥!”

  “小男神记得好好学习以后娶我哦么么么~”

  何小柏退出了直播间,把视频扭到了一边儿去,然后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何小柏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他不是从女人的肚子里出来的,而是从男人的肚子里,这件事村长爷爷告诉他的。

  他爸叫何独秀,听村长爷爷说,独秀爸爸当年过来的时候十分落魄,还大着肚子,因为他本身长得十分漂亮,还一度有人以为他是女人,何独秀对此并没有刻意解释。

  后来生产的时候,他自己去了县医院,让医生给他剖腹,产室里面有几个护士爱嚼舌根,这件事便彻底的传开了。

  新闻记者还专门儿跑来报道了这件事情,但是何独秀拒绝了采访,只说自己是靠科技孕育的,具体的并未透露,以至于外面不明真相的人怀疑这个新闻的真实性,所以这件事也并没有特别发酵。

  镇子上的人都觉得他是现代医学上面的实验品,有些人同情他,有些人看不起他,还有些男人会刻意骚扰他——何独秀本可以离开这里重新找一个穷乡僻壤隐姓埋名继续生活,但是他的性子却刚烈如火,直接在这个村子扎根了下来,把自己经营的有声有色不说,还带着大家一起搞种植,将整个村子都带的富裕了起来。

  他把自己活成了传奇,现在整个村子没有一个人敢小看他,只有少数眼红病不肯承认,还拿些不知是真是假的陈芝麻烂谷子说事儿。

  如今何小柏就要去接自家那个传奇的老爸回家做饭,为什么要接呢?因为他们现在刚刚搬了新家不久,他那个天生方向感奇差的老爸找不着回家的路。

  何小柏其实很怀疑,当年爸爸没有离开这个村子是因为他害怕自己到不知名的地方又要重新熟悉环境。

  何小柏骑上自行车绕出小区,顺着刚修好的水泥路骑下去,约莫半小时之后,他看到了自己家刚买不久的大众车。

  何独秀现在有钱了就不肯亏待自己,又是买房又是买车的,何小柏推测自己家的存款估计也该见底了……不过爸爸高兴就好。

  何独秀不光方向感差,他还是个近视,但是因为美瞳不舒服,眼镜又比较丑,所以他一直这么□□的活了下来……不过一般开车的时候他都会戴上眼镜,毕竟相比起丑,他还是更珍爱生命。

  何独秀刚刚从葡萄园走出来,手里面还提着紫红色的新鲜葡萄,他半眯着眼睛看着自家儿子的小身影朝自己过来,父子俩见面之后他便不悦的开口:“说了不要乱跑,现在很多拐小孩儿的。”

  “我怕你迷路。”

  “车里有导航。”何独秀把他的自行车折叠起来放进去,何小柏看着他的背影,没吭声。

  何独秀转过来看到宝贝儿子面无表情的小脸儿,脑子里面瞬间又把他跟某个王八蛋重叠在了一起,他心中五味陈杂,走过来却是嬉皮笑脸的,蹲在儿子身边道:“好了,知道你想亲自接爸爸了,来,亲一个。”

  何小柏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被他拉着手上了车。

  何独秀坐上车立刻戴上了眼镜,他戴眼镜其实也很好看的,颇有几分斯文败类的意思,走出去绝对能吸引一大票小姑娘和小基佬,不过何独秀本人认为那玩意儿影响美貌就是了。

  “晚上吃什么?”何独秀问他,他搬了新家之后立刻不惜血本购置了一套完美的厨具,美名其曰要让自家宝贝体会健□□活,其实就是单纯的败家。

  邻居大婶儿当初看到那些厨具一套套的朝家里搬的时候一脸要吐血的模样,直呼何独秀不改富二代本性。

  但是以前何独秀到底是不是真的富二代,他究竟经历过什么,没有人真的知道,大家也只是看他的品味妄加猜测。

  不过何独秀购置那套厨具倒也不是一时兴起,如今直播盛行于世,何独秀觉得自己怎么着也得赶赶潮流,毕竟自家儿子那么小一咪咪都能搞直播赚钱钱,他那么肤白貌美怎么就不行?美色与美食双重直播,绝壁能混的比儿子还火。

  他在这儿白日做梦,那厢何小柏思考之后给出了答案:“蛋炒饭。”

  “又是蛋炒饭……”何独秀不太高兴:“你是觉得爸爸除了蛋炒饭其他做的都不好吃吗?”

  “……”虽然不是本意,但是何小柏还真的是这么认为的。

  何独秀不会做饭,何小柏从小说不上吃黑暗料理长大,但是也没吃过几顿色香味俱全的玩意儿,所以他一直觉得何独秀即使算盘打得再好,那套厨具估计最终也只能落得生灰的下场。

  看破不说破是何独秀告诉何小柏的做人道理,所以他只是沉默以对,何独秀很不爽的哼了一声,加快了油门儿。

  宝贝儿子在拐弯的时候忙提醒:“是那边!”

  何独秀僵了一下,倒回来重新转了方向,何小柏在一旁心事重重的叹了口气。

  何独秀咳了咳,道:“宝贝,吃冰棒吗?给你买个冰吃好不好?”

  “我这两天有点儿拉肚子。”

  何独秀懊恼的皱眉:“好吧好吧,回去给你做蛋炒饭,肯定色香味俱全。”

  “有味就好了,色无所谓。”

  “……”

  何独秀有时候真的怀疑他这儿子是六岁还是十六岁,也没怎么特别教育过,怎么就能那么稳重呢?

  不过那个家伙小时候也一直这么稳重的样子……

  何独秀让自己从思绪里脱离出来,吸了口气,继续扬起微笑面向前方:“快到家咯~~~”

  何独秀把车停好,取出自行车让何小柏骑着,然后跟在他后面,何小柏提醒他:“车窗别忘了。”

  何独秀前前后后把车子检查了一遍,然后对儿子比了一个OK的手势,跟在他屁股后面回了家。

  到家之后何独秀把自行车折叠起来放在门口的柜子上,边换拖鞋边对何小柏道:“记得去把葡萄洗了放在盘子里。”

  他活的很是精致,桌子上的碟子也是精致的,虽然价格低廉但挡不住物美,放着十分显档次。

  换上拖鞋的何小柏提着葡萄,拉过矮凳到洗碗池边,取出精致的小圆盆把葡萄放进去,站上去认认真真的洗了起来。

  何独秀提醒他小心摔倒,然后开始洗手淘米,煮饭,冷凉,最后给何小柏炒蛋炒饭。

  吃罢饭何独秀照常刷微博和朋友圈,陡然看到了朋友转发的一个视频,上面显示的是本市市中心出现了一只大怪物,但是却只是拍到了称不上狼藉的现场,还有几个人的说话声:

  “都看到了那个怪物了?”

  “看到了!像人,但身上都是鳞片!眼睛是红色的,还会飞……”

  “不过突然就消失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它吃人了吗?”

  “没有没有,有点攻击性……”

  “没来得及拍到这个怪物的真身太遗憾了!”

  何独秀:“……”

  这是哪个傻逼拍的视频啊,连石锤都没有,居然还有人转发,现在的人标题党也太严重了。

  何独秀正要退出,突然发现视频对准了围观的其中一个人,他猛地坐直了身体,何小柏忙扭过小脸儿看他。

  何独秀站起来回房间开电脑,从电脑上找到了那个视频,然后停在方才的位置,他放大视频看了半天,掏出手机翻出相册里面的照片,他把两张图上的人前后对比半天,眼睛陡然变红:“柏士卿……”

第2章 002

  何独秀躺在床上用手挡住发热的眼睛,听到外面何小柏在叫他:“爸爸,我要洗澡了。”

  何独秀缓了缓,从床上坐起来,抹了一把脸走出去,目不斜视的进入浴室给孩子放水,何小柏跟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道:“爸……”

  “水很快就好了。”何独秀摸了摸水,好一会儿才转过身来道:“我去给你拿衣服。”

  何小柏默默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坐进浴池内,过了一会儿何独秀便回来了,他拉了个凳子坐在浴池前给宝贝儿子洗澡,何小柏看到他微红的眼睛,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问道:“爸爸怎么了?”

  “想到一个人。”

  “是妈妈吗?”

  何独秀一下子看住他,何小柏低下了头,何独秀重新动了起来,好半天,才说:“村长爷爷都跟你说了多少爸爸的事?”

  “没说多少。”

  何独秀把洗发膏抹在他的小脑袋瓜儿上,让他闭上眼睛,道:“小柏,你想要妈妈吗?”

  “不要。”何小柏看着何独秀的脸色,说:“要爸爸就好。”

  何独秀拿起淋浴头给儿子冲干净了脑袋,轻轻用毛巾擦了擦他的眼睛周围,才让他把眼睛睁开,道:“小柏真懂事。”

  他低头亲了一下儿子软软的脸蛋,道:“爸爸也不要妈妈,就要小柏,喜欢小柏,爱小柏。”

  何小柏脸有些红,小声说:“肉麻。”

  何独秀又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他把宝贝儿子洗干净了用毛巾包着擦干水,然后让他站在浴室铺着的毛巾上面给他穿上了睡衣,道:“晚上一起睡怎么样?”

  搬了新房之后何小柏就要求自己一个人睡了,何独秀早年经常忙的早出晚归,何小柏比较早熟,他便也没有意见,但是今天,他想抱着儿子一起睡。

  何小柏点了点头。

  这两年日子越来越好了,何独秀想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多了,人就是作,真干起活儿忙起来其实也就什么事儿都没了。

  等到何独秀也洗完了澡上了床,何小柏已经乖乖睡着了,他把儿子搂在怀里,轻轻闭上了眼睛。

  何独秀无法控制的想到了自己以前在家的时候。

  他从小娇生惯养,是何家的小皇帝,基本上他说一家里头就没有人敢说二,因为何老太爷都把他捧在手心儿里头宠,看的简直比他自己的命都重要。

  可惜何独秀作,作到什么地步呢?人家都喜欢女人,他偏偏喜欢男人,喜欢男人也就罢了,他还喜欢做受,喜欢做受也就罢了,还把自己给搞大了肚子。

  他亲眼看着爷爷看着他的眼神从恨铁不成钢道最后的失望直到最后的厌恶,甚至一怒之下把他打出了家门,暴怒之下喊他滚。

  何独秀当年特别骄傲,觉得自己天下第一,为了爱情不惜牺牲一切,妄想的所谓轰轰烈烈的爱情时常能把他自己感动哭。

  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主角,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就是柏士卿。

  何独秀跟柏士卿认识是属于必然,柏家跟何家是老相识,柏士卿作为柏万里和纪颖的儿子,两家频繁来往,自然就跟何独秀熟悉了。

  柏士卿的性格跟何小柏一样,对别人总是一脸淡漠,只有对自己的父母稍微好一些。他年少老成,稳重聪明,在学校那就是完美学霸,长得帅飞,身材好炸,比何独秀小两岁,但是却跟他同班,成绩每回都是第一。

  何独秀开始很瞧不上他,觉得他装X,还动不动就欺负他,他在班上偷偷打柏士卿的脑袋瓜儿,拿笔在他身上画乌龟,柏士卿在班上没理会他,放学路上在他落单的时候把他截住狠狠揍了一顿。

  何独秀被打的哇哇大哭,回去跟家长告了状,但是柏士卿那小子打他根本不留痕迹,他爸去找了柏万里,柏士卿就把自己被画了乌龟的校服拿了出来给他看,然后何献放不下面子,拉着何独秀又象征性的拍了他两下屁股。

  何独秀没被打疼,但是十分生气,自此算是跟柏士卿结下了梁子。

  第二天就找了几个混混把柏士卿拦在路上准备教训一通,不想柏士卿一个人单挑了五个小哥哥,把躲在暗中看好戏的何独秀看的一脸懵逼。

  柏士卿收拾完了那几个炮灰,就朝着何独秀躲藏的地方走过来,何独秀从懵逼之中回过神掉头就跑,柏士卿风一样的追上来,直接把他按在了地上,何独秀怕他又打自己,柏士卿的手掌还没落下来他就哭出声:“我不敢了,不敢了,我认你当老大。”

  柏士卿要落下去的手又没好气的收了回来,他提起书包走出去,何独秀怂怂的看着他的背影,一脸劫后余生。第二天他就能屈能伸的给他买了冰淇淋献殷勤,一口一个老大让昨天帮他教训柏士卿的几个同学差点儿跌碎了眼珠子。

  然后渐渐的,何独秀就情窦初开了。

  他大抵是属于天生浪荡的那种人,第一回 做了春梦之后,他就决定勾引柏士卿,他爱上了柏士卿禁欲的那张冷脸,他期待着对方因为自己而露出疯狂的神情,期待对方在床上把他干的死去活来,期待着那禁欲的嘴唇性感的喊出他的名字。

  勾引柏士卿的道路并不好走,因为柏士卿非常冷漠,冷漠到一天都不一定会跟何独秀说一句话,但是何独秀是谁?他肤白貌美大长腿,不管在小说还是电视剧里头那都绝对是极品,只要柏士卿是弯的……不弯那也得喜欢他!

  何独秀的撩人技巧并不高,甚至有些可笑,可柏士卿却偏偏就上钩了。

  何独秀智商不高,又时常犯蠢,柏士卿喜欢上他的时候他还以为对方并不喜欢自己,于是何独秀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一边勾引柏士卿一边又趁着大学没人管的时候就跑出去乱晃荡,决定先找个好攻把自己处男身给破了,顺便留着柏士卿当备胎。

  他那小算盘打得不错,可结果刚进酒吧找到人,何独秀还没来得及交换联系方式柏士卿就青着脸把他从酒吧扛了出去。

  那是何独秀第一次去酒吧,他心疼自己没来得及摸小手的帅哥哥,气的在他背上又打又骂,给柏士卿拍了几下屁股委屈的没了声。

  柏士卿把他扛到一家酒店门前放了下来,问他:“开房吗?”

  何独秀掏了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儿天真又茫然的望着他:“啥?”

  “想不想我艹你。”

  “……!”何独秀脸涨得通红,在柏士卿沉着的目光里,哼唧:“那能不想嘛……”

  柏士卿的喉结滚动,直接扛着他回了自己租住的公寓。

  何独秀全程怂的一逼,垂着个脑袋生怕别人看到,心里一边想着好羞羞一边又想真他妈刺激。

  在何独秀的印象里,柏士卿的生活作风严谨的像个老干部,他对自己勾引到了一个老干部而沾沾自喜,觉得自己魅力无穷,能让铁树那个开花,枯木那个逢春……然后一进门就被柏士卿按在了墙壁上。

  何独秀长得是真好看,皮肤嫩的能掐出水,嫩红的嘴唇看上去就很甜,挺翘的鼻子娇气的要命。柏士卿凝视着他那张脸,心脏腹部均紧绷,馋的口干舌燥。

  他对何独秀说:“上了床我们就是交往了。”

  何独秀不乐意,开口就说:“你要又短又小我不是亏了?”

  柏士卿的眼珠子在那一瞬间成为了线状,何独秀一眨巴眼睛发现那不过是个错觉,柏士卿道:“你追了我那么久,不就是想跟我交往吗?”

  “我只是想跟你睡……”何独秀没敢说出来,因为柏士卿的眼神变得十分危险,他乖乖点头,小声撒娇:“那也要看看性生活和不和谐嘛。”

  柏士卿低头吻他,何独秀立刻贴上去,两人吻的更深,柏士卿将他拥入怀里,吻得他喘不过气,然后把他扔在床上压了上去。

  何独秀记得很清楚,那个男人的爆发力简直让他为之惊叹,他简直不是人!何独秀从一开始的欲拒还迎,到后来的疯狂迎合,再到哭喊着不要,保证以后除了他再也不勾引任何人,等到事毕,何独秀简直完全折服于他的男人魅力之中。

  他真的乖了下来,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柏士卿,爱的飞蛾扑火,疯狂的在他身上倾注光与热。

  柏士卿也爱他,他开始温